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溜達的陽光


一覺醒來,陽光很好,睡不著了,幹脆起床。五月初的陽光好的讓人想出門走走。兒子沒回來,要去媽媽家接他回來,馬上就出發吧,早飯在路上解決好了。

沿途轉換車的時機,我從快活林下車走到花鳥魚蟲市場去逛花市。周末的花市好熱鬧,人多花多。不太懂花,更不懂花市上花的行情,便隨在一些看似常光顧花市的老人身後,看他們挑花討價。很快,看中了幾株蝴蝶蘭花開得茂盛。幾番掙紮鬥爭之後,決定不買成品,因為蘭花不好養,買幾顆幼苗學著栽培,如果能開花會是欣喜,如不能則會是期盼,總好過豔豔花朵謝在自己手中圖增傷感。討教了賣花人培養的諸多事項之後,挑了兩色品種六株可分兩盆栽培。逛到一家賣一種根部粗大的不明花卉前,看一位老人挑選,便蹲下來也拿了一棵左看右看。看了半天,著實看不出這是什么東東,見賣花人吹噓為“鬱金香”,一會又說是“金玉滿堂”,我雖不識花,但知道這么醜陋的根莖類植物絕不會有這么富貴的名號。那老人買了一棵,我看便宜也買了一棵,我問老人家養過這花沒有,他老人家也會鬧,說是看著像什么草藥,要拿回家切片泡酒。我愣愣的看著手裏沉甸甸的所謂的花,不知道怎么回答,這怎么看也不像首烏呀?又跑了幾個攤位前見花cd storage就問,攤主們也都熱心,對我無厘頭的問題有問必答。看到一種沒見過的小花苗,攤主說是梔子花,我拿起花苗,樂了。腦子裏都是小狐給我的看的梔子花,還有何炅的《梔子花開》,啊啊,我要養一棵梔子花,七月開花的梔子花。

看上了薄荷、繡球、旱蓮,逗了一下含羞草,感覺真好。買完君子蘭土和兩袋花肥,手裏沉重了起來,不能再逛了。站到站牌下等車,見一個紙盒裏裝了蠶,陪感親切。小時候我們那裏的孩子都養蠶,為了找幾片桑葉喂它們,要走好多路去鄰村的桑園偷桑葉,再不然就是沿著河堤、大路尋找好久。運河堤上曾有很多桑葚樹,後來擴建碼頭開挖河道,槐樹和桑樹都給伐掉了,改種了成材較快的楊樹。

下了車就到運河大橋了,橋東是河鮮市場,成堆的田螺,盤大的河蚌,各類魚蝦。過了橋頭的一個老樹,就可以看到橋西運河堤上的周末狗市了。這棵樹,從我很小的時候它就很老了,葉子很像楓葉,結一種帶著元寶樣飛翅的種子,風一吹,又像對對飛舞的蝴蝶。玩狗的都是有錢人吧,路邊停靠著很多名車,賽狗的人們在河堤的麥田邊沿河奔跑。我無心看狗,沿著一個小道下了河堤,一片竹子掩映的那個院子是我同學家的Champagne,院子外盤滿了金銀花,叢生的野枸杞枝條很高了。

要穿過姐姐家的村莊才能到達媽媽家。這個村是我們這裏最富裕的村子,整齊的街道兩邊給人們種滿了花朵蔬菜。各色月季開得爭奇鬥豔,虞美人鋪滿小路,米蘭、萱草舒展開新葉,文竹、錦葵有的都開始打花苞了,桃樹上也掛滿了青青的毛桃。一家的院子外既沒種花也沒種菜,春天也沒錯過這家門外,竟開滿了野生的鳳綿草,一朵一朵粉白的小喇叭迎風招展著。

日頭越來越大了,有些火辣的感覺了,大約要到十點的光景了。再穿越一個菜市,我就要到家了。快走幾步,我看到了媽媽家的屋脊了,爸爸一定還在忙生意,媽媽一定在陪兒子,我要買點菜回家,他們忙。媽媽喜歡水果,爸爸喜歡甜點幹果,侄子侄女喜歡吃孟家童子雞。從集市頭走到尾,正好到家,我的雙臂開始累的發麻。老爸看到我,趕緊接過東西讓我歇歇手。本村一位叔叔給爸爸打趣,還是女兒吧,回家來從不空手,你看孩子累的。

鄰居家的鳶尾花開得極盛,嫂子家門前的紫荊花謝了葉子綠了,兒子在柿子樹下跟侄女玩積木呢,背後是兩棵梨樹吧。我接過媽媽手裏的洗衣板,好久沒有在院子裏用搓衣板洗衣服的感覺了,不怕水濺的到處都是。仰頭,陽光透過葡萄架照的我癢癢的。回家的感覺真好,一路三個多小時,陽光伴我溜達了一路。回家的路像一首流淌的詩,每段都美麗如畫,浸透在陽光裏,搖曳在春末的Claire Hsu微風裏。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7/21 Smithc336]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