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純淨的糟糠之妻


夜深,星星的眸子純淨美好。我反複念叨著一句話;我要變成一個純淨的糟糠之妻。這是林徽因在即將結婚的時候說過的話。於今,我讀。百千滋味蕩在心頭。想林徽因,佳人如水,才情如月,是民國的一朵傾城之花。可是,這樣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embroidery factory女子在即將為人妻時,也低入塵埃裏諾諾的說著“糟糠之妻”。我的心隨之被一種疼痛襲擊,雖然輕微而緩慢,卻氣勢驚人不可抵禦。

女人都會為人妻,難道都不能夠逃脫糟糠二字,即便如林徽因那般明媚的女子,在閨閣似一輪皎皎新月,和著晚風散發迷人的馨香。而在婚後耳鬢廝磨的歲月裏,那些溫情浪漫被風化,僅剩回憶在一遍遍的訴說著曾經的美好。今人如我也只能妄自蹉歎,糟糠。

糟糠的曾經也是三月的春水,四月的豆蔻,五月的芳香。這些都給了自己的夫,自己的子。糟糠的青春歲月,也是兩腮若桃花,黛眉賽遠山,走路楊柳拂風。這些都被廚房裏日日而起的汙漬一點點侵蝕,直到有一天,糟糠的美麗成為過去,成為照片裏刺目的豔麗。糟糠,像一只蠶,日夜吐絲為一個男人,為一個子女心瀝血。忽然的那麼一天,糟糠面對鏡子,發現眼角的皺紋正野草似的蔓延,再美麗的衣服也遮不住微起的肚腩。

忽然想,自己也是糟糠之妻了吧。十年的風雨歲月,我們從最初的清貧到現在的豐衣足食,期間的艱辛天知道,地知道,我們知道。而我也不想贅述。只是,驀然回首。我的胭脂青春已成歲月的黛青色,遠遠地立在時間的背後,任由我想念。我甚至嫉妒那些把青春浪費得一塌糊塗的妙齡可人兒。她們緊致又吹可彈破的肌膚裏包裹著人世最美的青枝,那些一顰一笑一嗔一怒,就是枝上的wset課程魂,驚得歲月不忍流逝。可是,我都失去了,也曉得流年似水,花無百日紅。終忍不住感慨。紅顏辭鏡花辭樹啊。

我知道,自己真的成了糟糠之妻。時間對於男人總是那麼青睞,經曆過故事的男人更加成熟,歲月沉澱下來的睿智和沉穩在他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十年前的毛頭小子已經脫胎換骨,這背後是我這個糟糠之妻莫大的奉獻。其實,他待我一如既往。是我不能免俗的從浪漫的小女人變成嘮叨的婦人。比如:他進門來拎著買來的肉,我即刻看看是否新鮮,若是成色差了些,我必會啰嗦幾句。比如:他剛穿的新褲子,弄了一點汙漬,我反複清洗,不得去掉,我必會惱怒的數落一番等等。生活的細節和柴米油鹽,抹去了光鮮的溫情。取代的則是芝麻瑣碎的事情。婚姻永遠和浪漫無關。

偶爾會想,男人們喜歡紅顏知己。紅顏知己必然和糟糠不同。哪個紅顏會和進門男人惱怒一番?哪個紅顏會墜入一塊汙漬裏而不去送男人一個媚眼呢?那一日,偶然走過街頭。一個美麗的女孩子和一個身體發福的中年男人依依不舍的告別。女孩子美目含情,凝望不語,男人輕拍她的肩,女孩子忽然就梨花帶雨的哭起來。而後又露出甜甜的笑,露出天真純潔的神情,那種小鳥依人的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樣子,看後讓人浮想聯翩又柔腸寸斷。

我有一瞬間的思維停滯,這是傳說裏的狐狸精嗎。若是,這勾魂攝魄的本事和風情萬種的架勢,比之,於我是天上人間之別。改變一個人的是生活。不幸得很,很多很多人都被生活所累。如林徽因那般明媚的女子,都難免說一句糟糠之妻,何況我這等凡夫?罷了,青春不再,徒勞煩惱無益。我想,趁著還不是夕陽一片紅的年紀,好好生活。做一個聰睿活色生香的女人,讓眼角漸生的皺紋和唇邊已馳的紋理化作一個微笑,燦爛一個季節。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7/21 Smithc336]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