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西荷的風


我來自東方,帶著那片星空固有的氣質,最初的碰撞,著實令我迷茫!現在想來,沒有對錯之分,只是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康泰旅行團合理現象。。。。。。

記得剛剛來到這個低地國家的最初半年,有一天,一個公司高管級的荷蘭朋友來我家做客,我按照“祖傳”的待客之道,備好茶點,拿出自認為高檔的茶葉,等待朋友的到來。荷蘭人赴約是很守時的,他如約而至,我熱情非凡地把他迎進門,落座後,我禮貌地問他:“你喝點什麼?”,他也紳士地說了句:“水龍頭上接杯水喝就行!”我二話沒說,立馬就給他端上一杯香氣撲鼻的茶,覺得這是太自然的康泰旅行團事兒,哪能給客人喝生水呢?太不像話了!他接過茶,詫異地看著我說:“我要一杯白水,沒要茶,麻煩你給我換杯白水,謝謝!”我頓時不知所措,反問他:“就去水龍頭接生水嗎?礦泉水可以嗎?”他有點急了,自己站起來,拿起杯子,擰開水龍頭,接了一杯水,然後笑著對我說:“就是這樣!”

當時我自責極了!難道我哪里做的不得體嗎?茶點不夠豐盛,怠慢人家了嗎?後來又發生的一件事兒,讓我明白了。。。。。。

一個荷蘭女孩,那中文說得京腔京調,流利極了!有時候她和我說話,我都覺得有點起雞皮疙瘩,她金髮披肩,碧眼皓齒,嘴裏一串一串規範的中文冒出來,不時還扔幾個成語,夾著幾句北京土話,她可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康泰旅行團荷蘭妞兒呀!就是這樣一個女孩,讓我明白了文化傳統的差異是融在血液裏的。一個春光明媚的週末,我邀請她下午來家裏做客,她也是極其準時的如約而至!因為沒有語言障礙,我們聊得很投機,漸漸的到了晚餐時間,我也非常自然地把事先包好的餃子放進鍋裏,順手拌了幾個涼菜,總覺得她是“中國通”,不用太誇張,吃個便飯即可,她一定不會介意的。我做飯的時候,她也不時站在我旁邊聊東聊西,等我把餃子和菜擺到桌子上時,她起身要告辭,我又一次不知所措了,竭力挽留她,她鄭重其事地說:“你只是約我來做客,沒說要吃晚飯!下次再約時要提前告訴我,是否包括邀請我吃飯。”她還微笑著說了一堆感謝客套的告別詞,擁抱了我,揮揮手離開了,我的天呀!瞬間我開始懷疑自己的待客能力了。

但是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漸漸明白了,他們就是這樣,意識非常獨立,很多事兒,都近乎呆板,凡事都要預約,請客吃飯也是,我們吃完飯爭著付款的康泰行為,他們會覺得目瞪口呆,會驚詫地感覺,我們難道事先不知道誰請客買單嗎?幹嘛要為買單“吵架”!

久而久之,我懂了!其實每種不同的歷史,文化,都有自己的個性,魅力在於它們的不同,也在於這種不同是揉進血液裏的!
PR

若一朵荷,吟唱著寂寞的歌


人生,若一幅濃淡相宜的畫卷,而冬季,是厚積薄發的季節,藏著冷峻和凝重,在冷冷的清風裏,我們接受著大自然的洗禮,多少往事,隨著念念如許的情結隨風而逝,那些過往的時光像卷破損的舊書,有隱約的潮濕。似一朵枯萎的花,上面落滿了露珠。

依然會想一些人,一些事,一些寫過的句子,在某個瞬間,一縷縷詩意總會被一陣風,或一片落葉喚醒。我們在閱讀歲月的深邃中萌生的種種感動,卻釋放出了春日般的溫馨。

季節的風拂過突兀的枝丫,吹幹了曾經的青翠,那溢在指尖的囈語,是舞盡芳華的一抹纖塵。我在墨香裏沉醉,那淡淡的味道,有著一份梅香,三分雪白,再加上六七分陽光的曖昧,你說這便是冬天的味道。於是我便在冬天的花蕊裏放牧詩情,只為在梅雪盛極的清香裏,抒寫一段心絡依依的故事。

一個人獨處,單曲迴圈著一首音樂,聽著淒婉纏綿的樂聲,安靜又惆悵,心像似被什麼擊中,一陣陣的柔軟而濕潤,眼裏有淚落下。那些淡去的事,那個熟悉的人,在隔著歲月的長河那頭,清晰又模糊。

生活給了我情非得已,那麼,我只有淺淺愛,深深藏。很多東西,未必擁有就是幸福。能有一種感覺,讓我思念,讓我心動,讓我想起時,會禁不住露出微笑,會感動流淚,那也是一種無言的幸福。

今夜,一彎冷月靜靜地掛在天邊,抬頭,看天空無雲亦無星,真想讓大自然的空曠和無垠洗滌我的身心,是誰說,禪是一枝花。也許這枝叫做禪的花就一直開在我的身邊,只是自己還未曾察覺,還沒有好好修煉身心。原來許多時候不是過的不快樂,而是自己給心房築了一道厚厚的牆。此刻,我只想安靜的,安靜的望著夜空,讓那彎月兒明澈我的心。

心裏的那處溫暖,即便是在寒風呼嘯的冬夜,依然滋生著萬千的溫熱。我守著夜的寂靜,眼前的那盆蘭草越發蔥蘢,青青的葉子滴著小小的水珠,清清淺淺的暈開著自然的清新。於是,我在月色下研墨,在墨香裏尋你,用莞爾的笑意勾勒今生的情深濃意,緣起有你,從此,盈一紙風華,在字裏行間,鋪開滿箋詩語,等你的到來。

穿過夜的罅隙,思念開在了月的眉梢,溫潤如琥玻色。我在夜色裏念你,心有千言萬語,一句不舍深深地守候在浮生流年裏,不舍時光老去,不舍雁去花落,不舍那些相伴走過的風景。也許,一生的時間太短,還不能夠將你讀懂,若有來世,我願是一枝荷,一枝開在雲朵上荷,讓你的淡淡清風撫摸我。

流雲輕輕遮住月的羞澀,我用畫筆點綴梅朵的嬌蕊,那淡淡的幽香在暗夜裏悠長,掬一捧雪花,雪煮花茶,你若來,我便與你靜坐於窗前,聽一曲《苦雪烹茶 》,任時光靜默成一幀動人的風景,眼眸裏流淌的溫情,是安若蓮生的美麗。

月色下,白雪映梅花,淡淡的馨香氤氳了一簾清夢,若相遇是前世早已在三生石上刻下的夙願,那麼,我願在今夜的月色下與你梅雪釀佳話,相伴走過一段溫暖的時光,站在素雪紛飛的夜裏,任雪花親吻我的眼眸,讓融融的暖意盈滿心房。

相信,有一種緣分,即便隔著萬水千山,卻沒有時間和空間的距離,在一種無語的默契裏相知相守,心意相通。感歎歲月的雋永,給予我們無意的遇見,仿佛每一寸光陰都能映襯出碧海藍天的美麗。也曾感謝緣分讓自己住進你的心裏,因為愛著你的愛,因為夢著你的夢,所以快樂著你的快樂,追逐著你的追逐。

當心事不得所願,我會抬頭看看這蔚藍的天,那裏有如水的風情,也有雨做的雲,還有從前溫暖明媚的模樣。回想走過的風風雨雨,點點滴滴的情景映在心底,知道遲早會有那麼一天,你會展翅高飛,眸間還是不小心落了雨,於是,我低眉輕嗅腳下的花海,那裏有你來過的氣息。其實,心一直都在。

靜靜依在窗前,聽風聽雪聽歲月,若一朵荷,在心裏吟唱著寂寞的歌。我的腦海裏清晰著你的身影,卻是觸手而不可及。我在想你,疲憊而淒迷,而你,卻總是讓我頃刻落淚。我把心事訴說給了雲雨,在多年後,讓它同著我一起回憶與你相處的日子,回憶你我不問滄桑的諾言,不問永遠的相伴。該又會是怎樣的執著,怎樣的不離不棄,這點點滴滴的回憶,讓我再一次淚落如雨……

我愛,你可會與我共進退?我不在乎生命的長短,亦不在乎世俗的目光。重要的是要和誰在一起。或許你還不知道,你一個小小的舉動,也會牽動著我的感傷。或許你還不明白,有時甚至是一陣打我身旁經過的晚風,照著我的月亮,都令我欣喜。因為這一切都與你相關。只要是與你相關的,我都會動心,我都會念想。

我的心底有一脈清泉,在靜怡的夜裏等待著有緣人喚醒。我以安靜的姿態行走,與書為伴,與月同眠,我沉默不語。你終究是我胸口的那顆朱砂,是我眼眸裏的那滴清淚。

月光下,泉水叮咚。我守著自己的世界,清寂,自持,也會把心念放逐到更遠的遠方。我不會覺得寂寞,我以荷的清寂吟唱著只有你能聽懂的歌,我知道,你會在某個無人知曉的角落,正倚著風,溫柔傾聽。

今夜,可否許我一個擁抱入眠


佛曰:前世五百次回眸Pretty renew 旺角,才換得今生一次擦肩。那麼,今生有緣相遇,是前世多少次的回眸?

佛曰:無緣不聚,無債不來。那麼,今生有緣相聚,是前世欠了彼此多少的債?

佛曰:前世今生,因果輪回。那麼,前塵舊事,如今,還記得多少?

都說:三生石上,篆刻著三生三世的因果情緣,那麼,恒古不變的石碑上可曾刻著你我的名字?

一直,以來,我在找尋,在等待,窮其所有…

紅塵,一遭,究竟要歷經多少的磨難,越過多少的山山水水,路經多少的過客匆匆,才能遇見那一個你,那一份懂得?

煙火,人間,世事歸於風塵,終於,在繁華落盡之時,尋得有緣人,一個低眉淺笑,一個回眸千媚,一心一動間,好像隱去了一世的culturelle益生菌光陰,初見,初心,似一縷,陽光,穿過寒涼的體膚,裝進了胸膛,填滿空缺的心肺,給我以暖。暖到微風拂面,暖到花香盈袖,暖到月光傾城,暖到滿紙詩行,暖到陪君笑醉三千場,不訴離殤!

人,之一生,心靈都要有所依託,或是,紅塵道場的一壺濃茶。或是,青燈古刹的一卷經綸。今生,遇見,請原諒我還沒悟透生活的禪意,原諒我還在為前世留下的印記,癡心守候。有時,想,緣份究竟是什麼?讓人這般的依戀,起落不由己?如同現在,我守著一段寧靜的時光,安靜的書寫,寫一段前緣,寫一段舊事,寫一段久別重逢,寫一段你不知道的思念…

凡塵,眷戀,是佛祖的憐愛。遇見,便不問情深,不問緣淺,不問是劫還是緣。只,試問:今生,世俗,有幾個男子能給得起這般情事?

今生,遇見,

如若,可以,請許我一生溫暖。

如若,可以,請許我一世眷戀。

如若,可以,請許我思念繾綣。

如若,可以,請許我燈下無眠。

不知,何時,戀上了夜,孤燈,疏影,摻著一杯盛滿世味的大型展覽茶濃,左右著,氤氳著,將心靈交付。如此,這般,如蓮的心事,君可懂得?如若,懂得,今夜,可否許我,一個溫暖的擁抱入眠?

萬事,隨緣了,

如若,有天,你倦了,那麼,也請許我淚水氾濫。

如若,有天,你走了,那麼,也請許我相思無限。

如若,至此,我定不問緣從何來,緣盡何處。縱然,與你,只是紅塵阡陌的一次擦肩,我也終生將此掛在心間,相守,相念,直到天荒,地老…

青春依在,只是心已頹


很久一段時間裏,蒼白的瞳孔裏訴說著的,只剩深深地無奈。一開始的激情與明媚,隨著惹人窒息的寒潮刮掠,所剩無幾。或許,青春,在小小的天地裏就只剩下兩個脆弱的旅遊業培訓文字,數著曾經的光影,在歲月間默默湮滅。

喜歡一個人踩著碎葉,低著頭觀摩葉碎的痕跡,五指屈伸,試圖抓住那一抹逝去,劃過的,卻是翠色的生機。夏花一般的雨季,似曾逝去,留下深深的惋惜。季初的春光裏,幾度尋覓,風吹又起的生機,乘風破浪的勇氣。清風拂柳,枝頭托起的鋁窗維修晶瑩裏,那抹淡綠的痕跡,淺淺揭起,於它的雨季。

夜涼如水,茶香怡人。在這靜謐裏,寫一首青春的詩,明媚而輕狂,淡淡墨蹟裏,風乾了淚跡,快樂的空氣,輕舞搖曳。珍藏心底的過去,再翻不起一點漣漪,漫漫長夜,尋一舒服的姿勢斜對,端詳落日或晨曦。青澀的年華裏,單薄的影子鼓起莫大勇氣,夜路裏獨行,聽清風奏一曲撩人春色,緩緩將歇。

指尖輕劃,青春的音節在山泉青石間拍打,空靈而歡愉。賦一曲青春的歌,浪尖觸礁的激情,陌上花開的輕盈,草長鶯飛的台灣旅遊清新,淡進每個音符裏。青春的曲子裏,憂傷泛綠,煩緒成梯,踏進夢的門扉裏。隔斷紅塵,唱一曲書生意氣,哼一段高山流水。

喧囂落定,煮茶靜思,茶香彌漫裏,恍惚間可見青春的縮影,淡淡中惹人深思。翠色的葉子和著清水散發出一種綿長的芬芳,淡淡中帶一點點苦澀,之後便是綿長的清香,久久不離。一茶一青春,澀澀中溫純,荊棘之後,春暖花開。青春的味道,淡淡卻深深。

風過原野,葉落滿地,有意無意間,留下了幾多痕跡。生澀的手法,擬下了青春的約,悲傷向左,快樂向右。多雨的季節,誰是誰的唯一?誰為誰作青春的主題曲?無意間明白了許多道理。微笑只是表情而已,悲傷也可以用微笑宣洩,愛情不是生活的化妆教程主旋律,夢想也有可能只是做夢而已。

翻翻日曆,淚幹的日期,早已逝去。春天的氣息,奔湧不歇,蒼茫天地,裹一席翠綠。調整呼吸,不再歎息。心底的自留地,植入青春的勇氣,花開遍野。

暮回首,青春依在,只是心已頹。閒言碎語,只道風過帆又起。乘風破浪,漣漪激蕩。風雨裏,青春,未曾離去!!

长江钢琴合不合格?长江钢琴大师班第一场,鲍利斯·贝尔曼开讲


6月21日,在深圳艺术学校音乐厅,第三届中国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的另一项重头戏——长江钢琴大师班隆重拉开序幕。上午10时,本届比赛的评委鲍利斯·贝尔曼为大师班打响了“头炮”,本次大赛的艺术总监、著名钢琴教育家但昭义教授莅临现场助阵,中国音乐学院的青年教师、留美归国的李海川担任大师班现场翻译。?

鲍利斯·贝尔曼,现任耶鲁大学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他与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乐团,皇家爱乐乐团,圣彼得堡爱乐乐团,苏格兰皇家乐团等世界知名交响乐团有过广泛的合作,并在世界各地举办钢琴大师班。他还被邀请在利兹、都柏林和特拉维夫鲁宾斯坦举行的各种国内和国际比赛中担任评委。此外,他还活跃在室内乐的舞台上,举办了数百场个人独奏音乐会,并在很多音乐会上和许多著名的音乐家和室内乐团合作,获得极高评价。他的钢琴著作《钢琴大师教学笔记》和《普罗科菲耶夫的钢琴奏鸣曲:演奏与欣赏指南》也受到很多钢琴学习者的追捧。


把织体当成旋律去演奏

第一位登台接受辅导的是深圳艺术学校学生李一豪。在一曲《贝多芬32首变奏曲》之后,贝尔曼教授对李一豪的精彩演奏表示欣赏,并谈论了演奏时需要注意的问题,同时对这首乐曲进行了深刻的剖析。贝尔曼教授指出,对于这种篇幅较长的变奏曲,演奏家需要注意如何将这些变奏组织到一起,要注意每个变奏之间的连接和连续性,但也有些变奏是相对独立的,所以要考虑每一段变奏之间的联系是怎么样的。贝尔曼教授以身试教,将李一豪在演奏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进行了详细的点评,他指出:在钢琴的演奏中,不要把快速的琶音跑动和快速音阶的跑动当成背景,要把这些音乐织体当成音乐的一部分,当成旋律去演奏,这样的音乐才更加丰满、更加生动。音乐是流动的,演奏者要把握每首作品的特点,将音乐的流动性展现出来。贝尔曼教授强调,演奏《贝多芬32首变奏曲》,一定要把织体当成旋律去演奏,?这样整首作品才会更加精彩、更加动人。

カレンダー

09 2019/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7/21 Smithc336]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