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一夢二三年


清明節後,五個多月的時間,一個人悲喜不清的過了一天又一天。好像失去了靈識。

不能說遺忘,只能說是刻意。刻意的不想不念。我希望,希望像那句話說的:時間是個殺手,他會無情的抹殺一切。

葡萄發來資訊時,正對著電腦發呆。寫了一半的旅遊團日記因為心中忽現的情緒中斷。對葡萄說,一個朋友發來資訊說很是想念。心裏很難過。葡萄不屑:“又在多愁善感。”他說:“想念這東西還是想著就好,但不要見到。”我回說:“其實想念這東西還是不要的好。傷心傷神。”然後逃也似的匆匆而下。

其實,有時候我們想念的都是不該想念的人。可是又如何來判斷什麼是應該或不應該?只是一份心情而已。因為曾經動了心弦,所以牽了情緒。即使知道結局是悲傷的,依然沉溺不悟。其實人很奇怪,很多事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不由想起曾經在一本書上看到的一種說法:人都有虐或被虐的心理。看樣子也有幾分道理,呵呵。

那一夜,忽然聽到自己曾經等了很久的一句話。卻不知道它的真正意義是什麼。那曾經讓我心牽夢縈的三個字,這一刻聽來,卻讓心碎了又碎。我強迫自己睡去,好在第二天可以告訴自己,那只是昨夜的一個夢。還有,我討厭那瞬間傾下的淚。

很多事情只有經過了,才會看透,才會明瞭。過了這麼久,我也以為自己明白了。只是當真相就那樣突兀的站在我面前,才發現,原來一直以來,自己看到的針灸美容都是表像。是我太單純,還是這世界太城府?

其實好多時候,我寧願活在不明白中。那些欲言又止裏不會有尖尖的刺,刺得你痛得彎下身子。

懷疑自己得了厭食症,忽然沒有了食欲。然後開始消瘦,再也不用喊著減肥了。只是看著自己,忽然眼睛有了霧氣:因何消得人憔悴?

最後的最後,我把那份曾視若生命的愛留給了自己。因為這是我唯一剩下的東西了。即使,它曾經不小心蒙了塵垢;即使,它總是挑起心底那些有血有肉的疼痛。

有些東西不是放棄就可以消失。那就留下,也是給自己一個交代。

其實,愛情不是只在電視劇或小說裏才淚流滿面的演繹。其實,我們都曾相信過的。

只是,蝴蝶飛不過滄海,不是它沒有勇氣,而是彼岸沒有了等待.

八月,我聞不到桂花香。只是給了自己一份末日般的謢膚品陪伴。能為自己做的,也只有這些了。其他的,我無能為力。

花開花落花為君,一夢二三年......

-----為什麼總是難過?

-----告訴我,怎樣你才可以不難過?

-----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說:我忽然想不起你的臉了.......
PR

庄周有梦,蝶影千重


庄周有一个梦,是我心里不能言喻的痛。它生长在我的心上,任凭我思想的脚步践踏,任由我黎明前夕的睡梦拥抱。我开始懂了,但我却不能放下。我还想思念,可是思念已经遥远。我在这头,庄周在梦里,我们无法共诉千重蝶影,无法共织夜里幽梦。虽然我不在那个梦里,可我曾经想过,想过在那个梦里与你相逢。你已走远,走进了庄周的梦,而我依然徘徊在你虚掩的心扉的外。我该怎样期盼,你才会走出庄周的梦,来到我的身旁。我的文件櫃身影是那么的瘦弱,它在你的梦里摇曳,等待着小河的哭泣,等待着思念的泛滥。我解不开你留下结,褪不掉的记忆之色正在渲染我的寂寞。我在夜里寂寞,在梧桐的枝头凋零,期待着你的采摘。我是无尘花雨,飘飞在寂寥的天空,随时准备为你的爱而坠落。我看不见,只能倾听,风儿告诉我,你在蒲公英的庇佑下安睡,我便在愁眉紧锁的夜里把你想起。你知道吗?我已经不属于这里了,我将去另一个国度。在那里,我将用你留下的发香熏染那个世界,把那里的你重塑成一个庄周的梦。我插上一双脱臼的翅膀,围绕着你的倩影,飞舞千万遍,只求你看我一眼。你紧闭双眼,把我抛在没有你的地方。我感到孤寂,于是放下宇宙间飞舞的红尘,颠倒日夜星辰,调试风雨几千年的温度。我在爱的世界里迷茫,在痛苦的记忆里挣扎,在思念的尽头哭喊。什么时候我才能走出你的世界,才能找到庄周的梦,才能看见千重蝶影。

选择放弃,决定再也别走近你的身旁,再也别在想起你的时候感到寂寞。我想我可以,我的血肉将筑成我生命的城墙,抵挡狂风,抵挡暴雨。你在风中彷徨,我在雨里徘徊。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世界便在我的眼里渺小。起风了,天冷了,梧桐叶飘落在我的心里,幻化成你清晰的模样。你是那么的甜美,而我只能在镜中遥看。你是那么的温柔,而我只能在梦里得到片刻的慰藉。你的一颦一笑都是我的思念。它们在梧桐叶上交织在一起,勾画出我交错的血脉。血红的颜色在消退,在梧桐的记忆里发酵,发酵成我不舍的眼泪。泪花朵朵枯萎,我却无能为力,只能暂借风的怀抱,拥抱你像细沙一样的妩媚。撤退,撤退,向你栖息的梦里撤退。那里有庄周的梦,有我不愿别离的笙箫,有我放不下的梦蝶。放下就好,可是我找不到你的方向,不能向你做最后的道别。曾经我是那么的想你,想你季节里的欢声和笑语,想你走进雨巷时的婀娜身姿。也许我该告别你的温柔,我们不是一个梦里的蝴蝶,不是庄周唯一的那个梦。我想放弃,想放弃那个偏离现实轨道的希望。它曾支撑着我瘦弱的裝修後清潔身躯,走进你冷清的庭院,聆听你梦里的呓语。我多希望你的梦里能出现我孤单的身影,哪怕是一眼,也能抚慰思念的忧伤。我的心在痛,在蝶梦里消瘦,在别离的瞬间停止跳动。我想告诉你,我想你,这是真的,是校园里的那首奏不出的离曲。我想牵起你的手,感受你手心里退去的爱意,感受你在霓虹下的惆怅。可是,我却没在你的心上,我只能躲在蝶影里,偷偷地在庄周的梦里思念。

在你的心上,我不知道占据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或许是一个没有阳光的角落,或许根本就没有位置。我只能站着,站在人群的后面,远远地注视着你,恨不能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你。可是我没有靠近你的机会,你的身旁围绕着太多的身影,他们魁梧的身体挡住了我看你的眼睛。你越走越远,渐渐地在我的眼神里模糊,我只能在站在窗前窥视你的飘飞的长发。静静地,希望时间在那刻停止转动,可我不能那么自私。你不是我生命中的花朵,我的眼泪灌溉不了你的枯萎。我就像一片滑落的枯叶,在风中纷飞,捕捉你淡淡的芳香。你曾经绽放,绽放在我的眼前,我用目光紧紧的锁住你的身影,害怕你会在我思念的海洋里沉溺。你不应该枯萎,不应该凋零,因为我就是那片长青的绿叶,衬托着你的鲜艳,衬托着你的华美。我愿把自己的所有血液注入你的心脏,让你收紧花蕾,再次在庄周的梦里绽放。我会化成一只蝴蝶,染上你喜欢的颜色,向你的爱飞去,给你希望,给你阳光。

也许这就是一个错误,一个连自己都无法原谅的错误。我希望得到饶恕,得到细雨的洗涤,得到你眼神里的同情。我不奢求你会感动,但我只想再看一眼你,然后永远不再与你相见。只能这样,我才能把积压在心底的话语慢慢的老去,就像我对你的爱一样。多想对你说声我爱你,但我却没有勇气再次面对你的冷漠。你站在水的那边,是那么的遥远,我无法触摸你的感情线。只能别离,别离才是我最后的那个梦,我要褪去对你的思念,走进千重蝶影,走进庄周的梦。我要彻底的斩断自己的牵挂,在寒冷的风雨中与你再次相遇。我要像个陌生人一样与你擦肩而过,证明自己已经忘记了你。我的伪装,在你的甜蜜中融化,在你的气息里消失。我禁不住思念的泪水,两眼在爱的边缘湿润。我停下脚步,暗暗祈祷你别走得太快,别走得太远。我的孤单需要你来解救,我的黑夜需要你来填补。没有你,这个世界缺乏了美。没有你,这个世界失去了爱。我是那么的自私,总想独自的拥有你,总想与你白头到老。爱情从来不是单方面的相思,我的一厢情愿注定了我的想法落空。与你在一起,是那么的简单,却又那么的复杂。没有柔情的相思只能在庄周的梦里完整,只能在你蝶影里默默流着泪。

夜已经深了,破碎的梦拼凑不出我凄凉的身影。我站在梧桐树下,等待你深情的回眸。长久的站立,我的身体以及我的爱都开始麻木了,失去了温暖的知觉。再也别再想你了,我的思念不能承受你无情的转身。你走来了,可也走过了,你没有停留,只给了我一个永远也读不懂的表情。我蜷缩在寂寞的夜里,低声抽泣着。你没有回头,我的爱就像奔涌的河水,带着我的忧愁,流向远方。也许他日,你将捧起我的忧愁,清洗你细嫩的nu skin 如新脸庞。你是否认真倾听过,它哭了,它的心再也不能滋生出爱了。那些爱已经放弃了你的美丽,它们不属于冷漠的心。我想是时候了,我应该捡起那片梧桐树叶,轻声的走进庄周的梦,与你做最后的告别。

每天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想你。我在时间的缝隙里想你,在风雨的喧嚣中想你,在庄周寂寞的梦里想你。我想我是寂寞的,不然我不会让自己的心流着血,噙着泪,思念你的一颦一笑。不知道此刻你在哪儿,你是否也听见了我爱的呼唤。在这冷冷的夜里,思念似乎是一个笑话,但它却装扮了我严肃的面孔。我想笑,可我没有你的梦,没有解我孤寂的蝶影。多希望背起背包,远离尘世,与庄周梦里的那只蝴蝶为伴,可我放不下你。我只能挥动着翅膀,留下千重蝶影,守护着你惬意的笑容。

靜夜懷思,心在月光邊境


我最喜歡故里的那一輪明月,喜歡它靜靜地照進我的窗前,用溫柔的手,撫慰著黑夜裏,那個失眠的靈魂,追思生命裏,無數回首的曾經過往,在寂靜的心房裏,帶上回憶的筆,流浪在歲月荒蕪的指尖,寫下一長串的憶往昔。

情動的將筆,又一次落在了空白的紙上,這或許,是一種習慣,是我長久以來,所戒不掉的生活習慣,一直用文字,記錄著醉一程,醒一程的提升鼻樑起起伏伏。也曾有人說,戀上黑夜的人,總是太過孤單和寂寞,我想,我應該就是如此吧。

我沒有詩意的胸懷,也沒有浮華的詞句,更無法將這一輪懸掛在上空的月,形容的美妙亦或動人,也沒有畫家的彩筆,畫出別具一格的唯美意境。我只知道,自記憶有來的今天,它一直是故鄉夜空中,一盞長明燈,親切,是我對它一生的熟悉。

下過雪的月夜,總是太過清寒,冷颼颼的寒風,吹動著一地靜夜思,月光也是如此,彌漫著讓人無法棲息的冷,這種冷,讓人情不自禁的喜歡,卻又討厭。喜歡它撒滿了漆黑過的大地,厭惡它切骨的寒,總讓人冷的毛骨悚然。

老梨樹睡了,小白楊也睡了,靜悄悄地周圍,再也聽不到任何的音響,只有月光,它沒有睡去,是不是也在陪我失眠,還是不忍心讓我獨自失眠?可是,它匆匆忙忙的奔跑,不知是它怕黎明的來到,還是它要去急忙的赴約。

靜夜思,在月光邊境。一個人的時候難免總會望物深思,觸景生情。懷念小時候的種種情愫,追憶,一路走來的細碎畫面,我是一個幻想追思的人,這大致跟成長有關。

靜夜思,一個人的時候,總是不由得感慨時間如梭,年華漸逝,於是,回想,又拉來了一段段,一串串的碎碎念。雖說,有些過去的東西,不值得懷念,註定要遠走的人,不必再挽留,路過的風景,無須再銘記,可又止不住的想起,想起那段時光,那段路,那段風景,那座回不去的城市,那個一同陪伴過的人,更有那段傷。

靜夜思,一個人的時候,難免總會些許的孤單,於是、寂寞的陪伴裏,呈現著點點滴滴,曾有過的快樂,一幕幕,一片片的往事,填滿了空白的心,無言以對的男士美容,再也找不到一個理由,來讓悲傷的筆,開出快樂的花,而回憶的心,全是情動的傷。

大致對於生命這個辭彙,凝聚了太多的深思和哲理。有時候,我們都不懂,是因為缺少太多的經歷和成熟,直到有一天,當故事遠去,我們才懂得,那時候,過去的種種天真,時間裏的曾經,再美好,也成了一串不能回去的碎碎念。

寂靜,成為這個月夜,潛伏在內心,最無盡的一筆告白,真實,是月光邊境的心,那般安詳與回憶的筆,萌動靜思的回想,像極了電影中的畫面,清晰的呈現了一幕幕,最後落淚掌心的又是,讓人難以忘懷的依舊是曾經年少。

這幾年,慢慢的懂了,父母越來越老,我們越來越想有個家,結婚生兒育女。生活,或許是多麼的簡單而又複雜。短暫的年華,不經意的又走了,春秋來來去去,蒼老了年齡。歲月蹉跎成一盤無影無形的流沙,怎麼也握不住,青春漸老的步伐,漫不經心的,流逝了似水年華。

時常,穿梭在人海,或某個朋友和同事的慶祝聚會,總會聽到誰和誰又結婚了,那是誰的兒子和女兒。原來,時光如此之快,這一晃,卻成為身後的昨天。小時候一起玩的夥伴,今天已是身為人父,同桌的她,再也不是那時候的親密戀人。

父母雙鬢的白髮,告訴自己,他們無法再為我搭起生活的這把大傘,無法再為我挑起脆弱的依靠,堅強,就這樣越逼越強。接下來的路,他們有點真的是走不動了,是該卸下責任和擔當的重任,是該有一個安逸靜好的晚年時光了。

當有一天,自己深深地明白了,生命這場延續的旅程,延續在某個時光蒼老的地點時,明白了那年父母的付出和艱辛,明白了錯過的無數良機,明白了失去的,永遠逝去了。明白了……一切真的有點太遲了!挽留不住昨天的豔陽,無法顛倒再讓時光倒退,我們已經不年輕了。

靜夜懷思,心在月光邊境。靜夜懷思,心在生活的簡單裏,不斷的複雜,靜夜懷思,人在時光的輪回裏,漸漸地蒼老。靜夜懷思,昨天在曾經,太遠太遠。靜夜懷思,永遠無法找不到歲月的終點。靜夜懷思,現實說出的心疼,也是全部的韓國 謢膚品生活真話,那般肺腑斷腸,靜夜懷思,一切只要過去,永遠無法重新來來。

靜夜懷思,是夜的懷想,還是心的彷徨。靜夜懷思,明天的日子,還是要繼續的生活,用努力的雙肩,挑起生活的重任,扛起的堅強,已不再是單純的少年。內心深處,再也找不到一個完全屬於脆弱的理由,來必須可以擊倒這些年的成熟。唯時光,漸漸的走遠了,獨我們,漸漸的也老了。

青春劇本



我獨自一人漫步在無人街,街道兩旁簇擁著形形色色的人群,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都在人群中擁擠著,而忽視這寬闊的街道。直到我發現,這條街名為時間.揉開雙眼,我在這叢鬱金香中熟睡了多久?暖暖的夕陽不禁讓我想起那略顯蒼老的香港如新身影。一只裝滿繭痕的手搭在肩上,好像要教導些什麼。

拂月影下的清泉,銀絲無意間倒映在水中,即使曇花加深您眼角上的皺痕,也改變不了時間最美的溫柔。我們總是忙忙碌碌地穿梭在城市的各個角落,漸漸淡忘相遇時的場景,忘記相知相識的相濡以沫。時隔多久,無話不談變成了沒有共同話題;時隔多久,相遇時連打招呼都變的陌生。很想好好找你好好敘敘舊,可是發現,我們彼此都有各自的世界。曾經有多種默契,現在只剩下一種,那就是我不聯繫你,你不聯繫我。

早已記不起,是誰說即使相隔天涯,心有靈犀也會一點通;從未記得,喝的爛醉如泥時那敞開心扉。你早已遺忘,八年前送我的香港如新那幅畫。八年間,早已習慣在入睡前細細欣賞,卻還是偶然間,脫下堅強,吞聲大哭。

漫漫時光,與你偶遇在鳳凰木下,你眼中的那些年少無知,變得穩重成熟,曾經那充滿疑問的眼神,變得堅定自信。原來,友情跟愛情一樣,失去了也會陣陣心痛。

原來,時間上最遙遠的距離:你曾經瞭若指掌的那個人站在你面前,你卻覺得好陌生。望著空間的留言板發呆,那些說好不分開的朋友不在了。熟悉的,安靜了;安靜的,離開了;離開的,陌生了;陌生的,消失了;消失的,陌路了。一季櫻花雨總能留住人們的香港如新腳步,因為每個人都知道,櫻花雨雖美麗,卻轉瞬即逝。

緩緩而來,汩汩有聲


此刻,一個人的靜坐,難耐在寂寞中沉吟,狂想而瑪姬美容集團呃錢伸張。

那曲幽幽縈繞的《莫失莫忘》憂柔徘徊,已經潮濕了我的案頭。晚風拂帷裳,孑影無燈伴,相離莫相忘,天涯兩相望。月如霜,淚沾裳,浸濕單羅衫,鈴兒輕輕蕩,聲聲入愁腸。遙寄相思遠眺舊鄉,伊人在何方?靜夜闌,寥落微星掛天上,不思量,自難忘,濁酒一杯慰情殤。憑欄空對愁,歲月盡成憾,寒鴉秋雁攜淒涼,危坐思伊為哪般?秋水望穿臨風輕歎,燕子不歸徒留情長,曆遍巫山滄海,看盡洞庭雲雨,楓落時,姻緣散,夢回幾轉淚輕淌。這凝思凝傷的調調,正是我當下悲涼的心情。

於是,將心中的詩篇一頁一頁的翻開,一字一句地咀嚼。

透過氤氳的清冷,我看到了所有關於思念和夜的顏色,或深或瑪姬美容集團呃錢淺的思念,被夜色漂洗得很白,很白。我的眼眶漫過眼前的潮濕,融入盞盞的清茶,讓我深深地品嘗到苦苦澀澀的滋味。

此時,真的很無奈。只好用脆弱的疲憊,勾勒著那些沉甸甸的瑪姬美容集團呃錢記憶,開始反芻每一個漂泊得很遠很遠的夜晚,思量著每一個枯槁得很瘦很瘦的日子……

在那些珍記心底的文字中,我細細的探尋,一遍一遍的趟過,又一遍一遍的潛回。恍然間發現,所有的詞語不過是一個人的名字,在我內心深處盈盈糾纏,縱橫交僱傭錯,糾纏得沒了顏色,沒了溫度,亦沒了答案。

輕輕地點一支心燭,企圖把所有的記憶,連同那些糾纏不清的詞語,以及那些滿是煽情的處處,燃燒殆盡,幻化成灰,看能否驅逐我擁情的癡狂,溫暖我一世情緣的寂寞,留下一絲重生的希望。

カレンダー

03 2019/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7/21 Smithc336]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