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允我這樣的想念


坐在臨窗的位置,把頭稍稍地偏向左側一點,這樣光線剛好斜射在茶杯上。

剛剛泡上水的茶葉正在徐徐地舒展著,幾朵玫瑰在水中打著旋,淡淡的茶香便升了起來。

午後的街,全是白花花的太陽和白花花的路面,像慵懶的人一樣沒有一點生機。窗對面修鞋師傅歪斜地靠著樹打著盹,他身邊的那只小卷毛狗,伸著舌頭呼呼地喘著熱氣。買冷飲的大娘也不再高聲叫賣,倒是自顧自地邊吃著雪糕邊搖著扇子。

坐在冷氣的屋中,慢慢地給茶杯續上水,看向街的那頭。

白花花的太陽,晃得眼漸漸地潮濕起來,蒙朧中看到那個街角你正緩緩地走近,還是曾經記憶中的樣子,陽光將你的頭發染上金黃的色彩,連同你那襯衣都雪白燦爛。

記得那個夏日,你也是這樣繞過了街角走來,清清爽爽一個單純少年,雪白的襯衣緊緊地紮在褲中,襯著你臉白裏透紅。而那時,我也是這樣,斜依著窗,正看向午後的街面。就是這樣不經意間的相望,你陽光的樣子,就死死地守在我心裏,從沒有見過這樣幹淨的男孩,像一道光芒照亮了我黑暗的世界。

這樣悄悄地隔窗看過幾個夏日,便到了秋天。瑟瑟的風裹著樹葉從街的那頭吹過來,悲秋的情愫時時在心中愁悵,反複地讀著歐?亨利的那篇《最後的常春藤葉》。

屋中還沒有放上暖氣,冰冷的氣息由指尖微微地漫了上來,搓著手無意間看向窗外,只見你又繞過街角走來,這時的你,似乎比夏日裏成熟了幾分,是因了你身上那間墨綠的毛衣,讓你添了些許的老成,還是因了這秋風,讓你多了些蒼涼。

冬日的屋中,暖暖地像夏日,母親陷在沙發中,繡著她那沒完沒了的十指繡,我不想讓母親繡這沒用的東西,母親說,等我出嫁時好給我做嫁妝。

看著固執的母親,我無奈地裹緊了腿上的毛毯,把頭繼續側向窗外。

屋中的熱氣在窗上結出了一層薄薄的水霧,隨手在水霧中塗鴉,這時,一張清秀的臉映在窗前,那走過街角的男孩正好奇地站在窗外,仰著臉望向我,寒風吹得他臉紅僕僕地,特別是那圓圓的鼻尖紅得像木偶匹諾曹,讓我忍不住笑出了聲,忽然就在這一霎那,在我的心中仿佛看到了我的最後的常春藤葉,因為你讓我有了笑聲,有了快樂。

就這樣,你成了我的風景,春夏秋冬,我用手指敲下一串串的故事感念與你的相逢。

母親早已不再繡十字繡了,她喜歡陷在沙發中讀書,她說,心空則心靜。

看著一臉平靜的母親,我心又生出了憂傷,如果不是我的拖累,母親會有另一種生活,可一切就是這樣,生活從來都是實現,沒有如果。

陽光亮亮地照著草坪,母親與我坐在草坪上,正看向遠處的你,你捧著一大把的花,微笑著向我走來,你說,雖然我們昨日才見過面,可你願意讓我照顧你一輩子嗎?說著把花送到了我手中,輕輕地小心翼翼地抱起了我。我怎麼這麼輕呀,你一下子就抱起來我,而不像母親總是要使了很大的力氣來抱我。

"玉兒,媽把你抱到床上睡!"從睡夢中驚醒,母親正吃力地抱著我挪向床邊,我那兩條先天性殘疾的腿正無力地耷拉著,讓我不禁轉過了頭,這時,我看見你正漸漸地走向我的窗前,正微笑著,就像我夢中的場景……我多想與你能夠有一次真正地相遇,那怕是一個擦身而過,那怕是一個瞬間的回眸,我都要拼了全力去與你有那麼一個邂逅,讓我成為你的風景,從你的眼前掠過。

一切只是我臆想出的情節,我依舊要坐在窗內,你依舊走在窗外。
PR

純淨的糟糠之妻


夜深,星星的眸子純淨美好。我反複念叨著一句話;我要變成一個純淨的糟糠之妻。這是林徽因在即將結婚的時候說過的話。於今,我讀。百千滋味蕩在心頭。想林徽因,佳人如水,才情如月,是民國的一朵傾城之花。可是,這樣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embroidery factory女子在即將為人妻時,也低入塵埃裏諾諾的說著“糟糠之妻”。我的心隨之被一種疼痛襲擊,雖然輕微而緩慢,卻氣勢驚人不可抵禦。

女人都會為人妻,難道都不能夠逃脫糟糠二字,即便如林徽因那般明媚的女子,在閨閣似一輪皎皎新月,和著晚風散發迷人的馨香。而在婚後耳鬢廝磨的歲月裏,那些溫情浪漫被風化,僅剩回憶在一遍遍的訴說著曾經的美好。今人如我也只能妄自蹉歎,糟糠。

糟糠的曾經也是三月的春水,四月的豆蔻,五月的芳香。這些都給了自己的夫,自己的子。糟糠的青春歲月,也是兩腮若桃花,黛眉賽遠山,走路楊柳拂風。這些都被廚房裏日日而起的汙漬一點點侵蝕,直到有一天,糟糠的美麗成為過去,成為照片裏刺目的豔麗。糟糠,像一只蠶,日夜吐絲為一個男人,為一個子女心瀝血。忽然的那麼一天,糟糠面對鏡子,發現眼角的皺紋正野草似的蔓延,再美麗的衣服也遮不住微起的肚腩。

忽然想,自己也是糟糠之妻了吧。十年的風雨歲月,我們從最初的清貧到現在的豐衣足食,期間的艱辛天知道,地知道,我們知道。而我也不想贅述。只是,驀然回首。我的胭脂青春已成歲月的黛青色,遠遠地立在時間的背後,任由我想念。我甚至嫉妒那些把青春浪費得一塌糊塗的妙齡可人兒。她們緊致又吹可彈破的肌膚裏包裹著人世最美的青枝,那些一顰一笑一嗔一怒,就是枝上的wset課程魂,驚得歲月不忍流逝。可是,我都失去了,也曉得流年似水,花無百日紅。終忍不住感慨。紅顏辭鏡花辭樹啊。

我知道,自己真的成了糟糠之妻。時間對於男人總是那麼青睞,經曆過故事的男人更加成熟,歲月沉澱下來的睿智和沉穩在他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十年前的毛頭小子已經脫胎換骨,這背後是我這個糟糠之妻莫大的奉獻。其實,他待我一如既往。是我不能免俗的從浪漫的小女人變成嘮叨的婦人。比如:他進門來拎著買來的肉,我即刻看看是否新鮮,若是成色差了些,我必會啰嗦幾句。比如:他剛穿的新褲子,弄了一點汙漬,我反複清洗,不得去掉,我必會惱怒的數落一番等等。生活的細節和柴米油鹽,抹去了光鮮的溫情。取代的則是芝麻瑣碎的事情。婚姻永遠和浪漫無關。

偶爾會想,男人們喜歡紅顏知己。紅顏知己必然和糟糠不同。哪個紅顏會和進門男人惱怒一番?哪個紅顏會墜入一塊汙漬裏而不去送男人一個媚眼呢?那一日,偶然走過街頭。一個美麗的女孩子和一個身體發福的中年男人依依不舍的告別。女孩子美目含情,凝望不語,男人輕拍她的肩,女孩子忽然就梨花帶雨的哭起來。而後又露出甜甜的笑,露出天真純潔的神情,那種小鳥依人的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樣子,看後讓人浮想聯翩又柔腸寸斷。

我有一瞬間的思維停滯,這是傳說裏的狐狸精嗎。若是,這勾魂攝魄的本事和風情萬種的架勢,比之,於我是天上人間之別。改變一個人的是生活。不幸得很,很多很多人都被生活所累。如林徽因那般明媚的女子,都難免說一句糟糠之妻,何況我這等凡夫?罷了,青春不再,徒勞煩惱無益。我想,趁著還不是夕陽一片紅的年紀,好好生活。做一個聰睿活色生香的女人,讓眼角漸生的皺紋和唇邊已馳的紋理化作一個微笑,燦爛一個季節。

遙遙無期的回首——十八歲


習慣性的看著每天的朝陽沖破紅霞康泰旅遊,遙遙的俯視著小小的人類.十八歲,沒有出過小鎮,也不知道海是什麼顏色,偶爾仰望天空,才會發現很久以前的藍色天空現在已經變成了灰色。突然明白塵世的無奈和城市的揪心,看到文章中充滿幻想的南方小鎮以及遼望的呼倫貝爾大草原時,有一股莫名的勇氣試圖掙破心智向前奔跑。

那時,我們依然騎著單車穿梭在小吃街上,單車後面的女孩每次都高舉著冰糖葫蘆。每個笑臉都裝點著純真的學生時代!仍然穿著校服康泰旅遊,在校園裏很NB的看著那些為了單一夢情的小弟弟小妹妹們,才明白我們已經成為了過去式。只有畢業證上記錄了我們曾經在這裏生活了三年。最後只得到了一個紅色的工本,一個紅色的圓章。

可能,那時想,走出這片土地,會到哪裏去,是不是還是這樣的天空,生活中是不是會增添海的聲音,海的顏色是什麼樣子。抬頭看到的還是灰藍的天空,走出那裏回頭看到的是每個星期的早晨要面對的五星紅旗,也許那會覺得更加莊嚴!迎風飄起。記得有句歌詞是“聽海哭的聲音”,不知道海是不是真的會哭,但是有些人卻不懂那些人的哭。

曾想,不要把自己遺忘在沙灘上,潮汐時會把自己湮沒康泰旅遊,當海浪打來的時候,海與天空的顏色終於沖到了一起,原來,都是藍色。十八歲,很多時候都在想,明天的樣子是不是和今天一樣,那年,不是今年,很多人都問我說,你是不是在寫‘十八歲的天空’,我說不是,十八歲是沒有天空的,那些僅僅是在呐喊自由。十八歲只知道天空有多大,天空是多麼的藍!可是那不是藍,因為在懷疑。

驀然回首,天空倒影在海中,像一顆藍寶石靜靜的閃爍。不用再花很多的時間,很多的錢去尋找送給心上人的禮物,用一顆藍寶石代替整片天空,淌過浪花,又仿佛踏過十八歲的往事,宛如一條條銀色的絲帶纏繞在十八歲的花季。浪花擊岸,好像又回到了離別時那個夜晚,彼此間酒杯的碰撞,聲音嘶啞而又充滿了力量。那些模糊倒影在海中的雲彩,又像是夜晚中孤獨的繁星,扭捏的樣子,喝醉了酒似的。

可是,當再一次登錄校園BBS的時候,發現竟然都是天空的顏色,朋友說是海的顏色。原來此時已經不再是十八歲。曾經過分的遙望終點,卻發現最後最想遙望的是過去的那些舊時光。

All Blacks expect renewed Wallabies verve


Veteran All Blacks centre Conrad Smith believes a Wallabies side coached by Ewen McKenzie will provide a greater attacking threat than Robbie Deans could musterdermes.

Smith says the blueprint new Australian coach McKenzie introduced when taking over at the Queensland Reds in 2010 is sure to get an airing in the first Bledisloe Cup Test in Sydney next month.

The Reds have honed their style around the speed and variety of playmakers Will Genia and Quade Cooper, leading them to the 2011 Super Rugby title and into the playoffs in two subsequent seasons.

"The style showed with the Reds, it might affect the way the Wallabies play, which I think will be a big challenge for the All Blacks," Smith said.

The Rugby Championship opener on August 17 will be the first in charge for McKenzie after replacing New Zealander Deans in the wake of the Wallabies' 2-1 series loss to the British and Irish Lions.

Deans' 5-1/2 years at the helm were marred by a dreadful record against New Zealand.

Australia never threatened to end the All Blacks' decade-long reign as Bledisloe Cup holders, losing 15 of 18 trans-Tasman Tests.

Smith expects McKenzie to restore Cooper at first five-eighth and to hit the right psychological note with the players coming off their Lions disappointment artful beads embroidery.

"Generally, when you change the coach under those sort of circumstances, it normally brings a team together and makes them have a bit more fire in the belly," he said.

Meanwhile, Hurricanes coach Mark Hammett is in no doubt Deans will be in demand as a coach throughout the rugby world.

Former hooker Hammett played under Deans at both Crusaders and All Blacks level before joining him as a Crusaders assistant coach.

Hammett was unsure what the 53-year-old's next move would be after six years in "intense working conditions".

"He'll sit back and reassess. He'll be a hell of a lot better for the time he spent over there.

"There's no doubt he's a very valuable man, a valuable coach, but sometimes it doesn't matter if you're doing a good job or a bad job, that's the reality of our position."

多年以後


多年以後,他還記得我,是的,我也還記得他。風起雲湧,中午的天空變得有點不是很尋常,太陽光很用力地擠出了幾線光茫,抬頭沿著帽沿只見到了那麼一絲絲的亮光。以為,就這樣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他不會再找我,而我也不會再找他,但是,就那麼的兩句話,我就聽出來了,是他,多年後的他,也許萬物遷移,但是,他的聲音,依舊是那麼溫柔,只是對我的溫柔。不需要太多的言語,就知道這語言蕰含著太多的耳鳴故事。

果然,天空下起了傾盆大雨,我撐著雨傘,在等著他的到來,不是很久,卻好像很久了。在見到他的一瞬間,是那麼的熟悉,好像從來都沒有改變過。我撐著鵝黃黑邊的雨傘,就這樣站在雨中,隔著雨簾,一切的景物在靜止,回首間,這些是不是來得太遲了。四目相對,他跑下車,不顧大雨,直奔我而來,我撐著雨傘的手一顫抖。街頭響著了那一首,那年我們都彼此喜愛的歌"誰都知雙手可緊扣不依不舍的背後,這個信念有多溫柔",那一年,我們一起哼唱過這一首歌,我們都一起十指緊扣,說過永遠不分開,一輩子對彼此溫柔。

人生諷刺,如此的轟轟烈烈,如此的刻骨銘心,但是我們卻錯過了太多,如果那時,我們一直堅持下去,多年以後的現在,應該是不一樣的結果。心中一個激靈,輕輕地推開了他。明白了,再也回不到從前了,再也回不到那時的你儂我儂。那份感情,隨著這雨水一滴滴地在流走,不屬於彼此。

這只是一場過雲雨,一瞬間便停了,留下了一地的雨水濕潤,就像人的眼淚,哭過留下了心中的淚痕。坐在咖啡屋裏面,面對面,沒有談話,只是這樣望著,他瘦了,這些年中,他是不是別來無恙。在他的眼中,我看到了我自己,我一點兒也沒有變。開場白是所有的電影情節中的牙醫開場白,似乎彼此過得好不好,都是簡單卻又很想知道的一個答案。從來都覺得這個問題是那麼白癡,但是多年以後問起來,卻包含了那麼多的種種。

回程也許是最沉重的。坐在車上,經過大大小小的街道,這些街道,對於我們,都是無比的熟悉萬分的,如電影情節那樣,重放回播,想起來,苦苦的,澀澀的。那條街,是我們一起走過的,那個發屋,曾經陪他一起去剪過發,當時在嘲笑他的發型難看,經過修剪之後,我才滿意地陪他逛街。那次是他最後一次的來找我,從此各分東西。

那個廣場,我在那裏呆了一個晚上,只為了一個奇跡,一個他可以出現的奇跡,但是這個奇跡卻始終沒有出現。在那之後,我大病了一場,多虧了病後的天昏地暗的日子,讓我想不了那麼多,要不然,後果是怎麼樣的,無從知道。隨著車的移動,越想越多,太多的景象不停地晃過。心中一下下抽痛著,是否,初戀,都是一片情深,以致到現在想起來,還是不能自已,是否,初戀,都是讓人變傻,以致現在還有著那麼的一絲觸動。

原來多年以後,還是不會忘記的,那些為愛瘋狂過的事情,那些因為愛而生存的東西,那些說過的每一句話,那些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每一個笑容,每一聲哭泣……但是多年以後,我已為人妻,有一個愛我的人,也是最親近而不能離開的人,在這些年中,出現在我生活中,願意與我相守一生的人。他的出現,已經在我的生命中無法取代。多年以前,那些美麗,依然地留在多年前,而多年以後,他卻再也不能繼續綻放這場美麗。我的美麗,也只能是多年以後的被另外的一個人所擁有。多年以後,說變不變,說不變,但卻已經變了很多。感歎的從前的同時,我們更應該珍惜眼前。

カレンダー

08 2019/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7/21 Smithc336]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